排列3走势图 www.tng5.com.cn 世界上有太多好玩的经历,也许永远也无法穷尽。于是我们找到了比你或是你的任何朋友都要更牛逼的玩家,让他们说说自己的玩法。

很多男同胞可能都想过和 “荧幕女神” 面对面深入交流,虽然一些日本 AV 公司会提供女优定制拍摄服务,满足粉丝们的心愿,但并不是人人都有金钱和精力成为消费者。更何况,你只能在 AV 女星里找女神,但不能把女神变成 AV 女星。不过,感谢时代!现在你只需要一台电脑,就能和女神同镜了!

去年12月,我们曾报道过一段 爆红网络的视频:《速度与激情》女主角盖尔·加朵侧卧在床头,拆封一个巨型假阳具。这段视频由一位名叫 Deepfakes 的 Reddit 网友制作,身为程序员的 Deepfakes 找了上百张盖尔·加朵的照片,然后使用 AI 人脸识别技术合成了这段视频。Deepfakes 向 表示,他使用的技术和《速度与激情7》让保罗·沃克 “复活” 的特效相同?!捌胀ㄈ瞬斡氲饺斯ぶ悄苡牖餮暗难芯坎⒉皇且患凳??!?够胸怀天下的。

图0:我用 AI 软件把视频里女同事的脸给换了
图片来源

一个月后,另一名 Reddit 上的同好网友成功将 Deepfakes 使用的技术制作成了一款简易的软件:FakeApp。它的面世让制作假视频的门槛瞬间变低。

虽然 FakeApp 软件的开发者 向 表示,这款软件是 “为了让普通人可以突破技术壁垒去使用人工智能技术”。但似乎网友们下了 FakeApp 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它去做 AV。一时间国外社交网络上的假 AV 层出不穷,甚至有高中生将女同学做到了 AV 里。Reddit 和 Facebook 甚至不得不封杀了 FakeApp 用户的讨论区。

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 编辑,看了同事这么多的报道,我觉得自己有义务体验一下。我是一个人工智能科技的门外汉,能不能像大神们说的一样 “突破技术壁垒去使用人工智能技术”,顺便满足一下心中的邪念?

FakeApp 对电脑配置的要求很高,虽然现在身边人都 “工作用 Mac,游戏用 Windows”,但 Mac 机并不能满足这款软件的使用环境,你首先需要一台 Windows 操作系统的电脑,并且配有英伟达显卡,最好是 GTX 1080 款以上的。

我找来了一台 “外星人” 电脑,在官网下载了 FakeApp 客户端准备开工。本以为它的安装和游戏软件一样方便,但显然我这颗大脑对技术宅口中的 “无技术壁垒” 理解有一定偏差。解压了 FakeApp 后,软件并不能正常使用,我还得安装 CUDA 9.0 和对应版本的 cuDNN 插件、Python 3.6 和 TensorFlow 1.5插件、64位 VC++ 2015插件,并配置系统环境变量。

图1:我用 AI 软件把视频里女同事的脸给换了
图片由作者提供

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一堆名词,虽然在 Windows 命令行窗口输入:“pip install tensorflow-gpu==1.5” 让我短暂地产生了一种变身码农的错觉,但他妈的从整个过程来看,这点成就根本就无济于事。

为了搞懂技术难题,我决定上网搜索教程。不过在此期间,我发现 FakeApp 的用户有很多中国老乡!在百度贴吧、bilibili 上搜索 FakeApp,我轻松地找到了相关的贴吧和 交流群。我从 B 站加了个群,里面有500多名用户,来自全国各地,而且群用户大多和我一样还在摸索如何装上 FakeApp。

当然也有一些人度过了安装这一关,一位制作出了 “范冰冰小视频” 的用户成为了所有群友膜拜的大神,甚至有人想出钱买他的作品?;褂幸恍┠苁炝凡僮?FakeApp 的群友,开始出租电脑,为其他群友制作素材。虽然在大家的讨论中技术问题居多,但时不时也会跳出关于女明星的讨论。如果不了解内情,乍一看也算是非常典型的码农氛围了。

在群友的帮助下,我花了整个下午攻克了技术难关,软件成功安装,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准备素材了。

FakeApp 通过识别现有照片中人物的五官来替代视频中人物的面部,这一过程被称作 “训练素材”。为了让视频效果更好,我给自己拍了几百张自拍,把自拍放入程序指定的文件夹,再把想要修改的视频放入另一个指定文件夹,就可以开始让软件自动制作视频了。

训练素材的过程十分漫长,虽然我用了一台高配置的电脑,但程序还是崩溃了数次。忍无可忍的我跑去了网吧,用顶配电竞机重新安装软件、拷贝素材、制作视频,但制作一个几秒长的视频,训练仍会花费几天的时间。由于我不可能在网吧连续瘫痪数日,所以只能回家,默默忍受着一遍遍的系统崩溃。

图2:我用 AI 软件把视频里女同事的脸给换了
图片由作者提供

在持续了两个月的不断重复试验和纠错后,我终于成功地把自己的脸安在了同事九里录制的《赖床简报》小视频身上(为什么没有更换在 AV 中?主要是因为不能通过视频网站审核,无法给大家展示,最终会沦为打嘴炮)。由于硬件限制和性别的差异,这段视频的效果略显粗糙,但使用经长时间训练的素材,是可以制作出以假乱真的视频的 —— 我现在看九里本人就觉得很不对劲。

图3:我用 AI 软件把视频里女同事的脸给换了
←是我,→是九里

短暂的喜悦之后,我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有一天也会成为这项技术的受害者。俗话说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但现在这个情况, “眼见为实” 显然即将作古。

网友们掌握运用换脸技术的速度是飞快的。两个月前,国内网络上还很少有 FakeApp 的公开成功案例,而现在我已经在 B 站上看到了 “范冰冰和女主播”、“papi 酱和苏菲·玛索”,甚至是 “女主播和尼古拉斯·凯奇” 的换脸视频。这还只是可以通过视频平台严格审核的视频,在 FakeApp 交流群中,我目睹过有网友交易明星假 AV 视频。

图4:我用 AI 软件把视频里女同事的脸给换了
B 站上范冰冰和女主播换脸的视频截图 图片来源网络

就算那些没有高配置电脑,也不想花时间安装软件、训练素材的用户,只要拥有足够多的面部照片,就能花钱 “代训” 制作出任何人的视频。其实 Snapchat 等自拍类 APP 也可以实现换脸拍摄视频的效果,采用的技术和 FakeApp 在原理上类似。但在 Snapchat 中,用户只能拍摄新视频,不能篡改已有的视频,这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软件不会被利用。

虽然在每个孤独的夜晚,当你打开电脑登陆 Pornhub,看着屏幕上东尼大木、山形健和加藤鹰等老师合起伙来欺负可怜的桃谷绘里香小姐姐时,也会不由自主地挥舞起左手,一边发泄着心中的怒火,一边暗想:“片儿里的人要是我就好了!” 但当越来越多使用 FakeApp 制作出的视频出现在你的视野中,你是否也会感到一丝恐慌?在色情网站上,我们已经可以找到 “AI 黄片” 的作品了。在美国,大量泄露或伪造他人隐私视频的 “报复性porn制品” 已经伤害了很多人,但国内大家似乎还未注意到这一即将到来的麻烦事。

技术的诞生都包含着一定的目的性,最早普及换脸技术的网友说,“任何技术都可能被用来做坏事,这是不可避免的?!?但除了为被封杀的明星换脸,让小鲜肉有更多的时间在拍戏期间休息之外,用来篡改视频的换脸技术还可以用来做什么呢?至少现在,大家玩一玩就行了,做坏事早晚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余下全文(1/3)
分享这篇文章:

请关注我们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